台積工程師寫的信 
這是一篇在晶圓廠做了三年的台大電機系(至少碩士畢業了吧!)的工程師,在他離開之後所寫的文章。雖然蠻長的(原文刊登在交大資工 graduate 版),不過值得一看。 


    看到一群研究生小朋友在這裡爭排名,爭校名,覺得很幼稚,很不切實際。你們可曾想過,橫在各位前面的,有更複雜,更可怕的問題?那就是生涯規劃以及就業。問各位幾個簡單的問題吧,你將來想成為什麼樣的人?你想進入什麼樣的公司? 

    很多人會回答:我想當高級主管,進台積聯電賺股票。因為我崇拜張忠謀、曹興誠。以下是我就業三年以來,對台灣電子資訊產業的一些看法:
1. 半導體產業的專業分工的確是個趨勢,可惜的是,台灣所分到的工,卻是需要龐大資金,高耗能,消耗人力的製造端。即俗稱的晶圓代工。而非低成本,智慧導向,高報酬的設計端。但因為台灣起步得早,已經造成了服務及資金上的障礙,後進者不易跨入。所以在近幾年造就了高獲利,獲利高就吸引人才投入。也就造成了大眾的誤解,認為進入晶圓代工業就是高科技人,其實差遠了。接下來就生涯規劃的數個方向來探討: 

A. 工作樂趣 

半導體,以研究的角度來看,是一種高科技。但晶圓代工,其擺脫不了“工廠”的本質。台積有一千個碩士,二百個博士。 其中大概只有 10 % 是在做先進的製程研發,另外 90 %都是在做工廠的事:重複、無聊、疲累,不太用到大腦。還得忍受無塵室的衣著與輪班的痛苦。不僅不高科技,而且毫無樂趣可言。在美國,晶圓廠中生產線的事只有專科生才會去做,在台灣卻是一堆碩博士搶著做。在美國,新的晶圓廠只會蓋在人煙稀少的沙漠或森林地區。因為美國人把它看做是一種高污染的東西,在台灣卻是蓋在科學園區裡,而且就在你家隔壁。 以前台積的 Wafer Tech 本來要蓋在加州的 SantaClara,當地居民聞訊群起反對,州政府跟老張說:不符合土地使用效益。美國人對晶圓代工是不是高科技,從台積在美國發行的 ADR也可以看出來─從來沒超過 US$ 30。資本只有台積五百分之一的 Yahoo 是 US$270!由此可見智慧和遠景的價值,連老張自己都這正反駁了曹董「晶圓代工是智慧密集產業」的說法。 

B. 升迁 

現在進台積聯電,未來想升迁,別鬧了! 你去聯電跟人事interview,她會問你一句話:若是當一輩子工程師的話,願不願意?這下你懂了嗎?其原因就在:擋在你前面的人太多了,而且個個是碩博士。最糟糕的是,你會發現你的主管沒大你幾歲,頂多十歲,晶圓廠的主管都是既得利益者,不用進fab,不用輪班,只要開會看報告,每年領的股票是你的倍數,你說他會走?等到他退休? 你差不多也該退休了吧!等擴廠?對不起,有幾百個年資比你深的已經在卡位了!等南科?這個大餅是不太可能實現的,就算實現了,以台積 6 ~ 12 廠二十幾條 module,目前博士及五年年資以上的碩士人數,也不夠分所有的主管位子。輪不到你的!去其它公司?哈!你會發現另外一大票人也有這種想法!到時候又被老鳥幹掉了。靠表現?前面說過晶圓廠裡創意的工作不多,頂多是靠勞力,比誰晚下班,比誰報告打字最漂亮等等,一些你們這群目前尚有遠大志向的學生所不屑的工作。你會發現大家的表現都差不多,因為工作難度低嘛!靠諂媚?這一套蠻管用的,不過不是每個人都做的來。我是台清交?對不起,不玩這一套,我是台大的,以前我們部門裡跟主管走的最近的是逢甲的。當然,公司也察覺了升迁問題的嚴重性,於是想出了一個聰明又簡單的方法─給 title 嘛!中國人喜歡 title,就給你嘛! 反正又不花錢,台積有一種 title 叫“主任”,要進 fab 做工的。聯電有一種叫“高級工程師”下次你碰到一個高級工程師不要驚訝,他可能只做滿兩年!很抱歉,我才做三個月,一來就已經是高級工程師了,真是汗顏得很。 

C. 賺錢 

很多人以為進台積聯電,就可以年年領股票,將來变成一個坐擁股山的大富翁,那就錯了!你知道一家公司為什麼要發股票嗎?簡單的說,是因為它有遠景,需要擴張,於是把去年賺來的錢,變成擴張的資本,去買設備,蓋廠房,那股東怎麼交待呢?賺的錢不是該照持股比例均分嗎?於是公司就把該發的現金,換成股票發給你。賺的錢裡面,也有員工配股的比例,聯電約 8 %,台積是 7%。但是,一家公司有可能會無限制的擴張下去嗎?如果是,那為什麼叫“有限公司”呢?? o 家公司是個絕好的例子,你知道嗎?它一年賺的錢不會少於台積電呢!都在一百七八十億左右 !EPS 也恆常維持在二元左右,如果你常看報紙,也會發現它是外資買賣的大標的之一,曝光率很高的,所以殆無疑問,它是一支積優股。今年初還被遴選為“世界最有效率的鋼廠”,可是為什麼它的股價只有二十幾元?那就是因為,它已經是一個成熟飽和的產業了,沒有再擴張的餘地了,如今的盈虧,只能隨著全球景氣的起浮,很難以自身以技術或資本驅動成長。所以它不發股票給你了,只發現金,董事長王鍾渝說: 比定存好一點。你想這樣的股票會吸引你嗎? 

於是推論到我們的台積聯電,以後有沒有可能走到這樣的地步?答案是肯定,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而已。沒錯,由台積接到 Motorola 的訂單,可以察覺 IDM 下單至專業代工廠的驅勢的確已經形成,但是你有沒有注意到,它是下 0.25 μm 的。它幾乎在同時,把更先進的 0.18 μm 技術移轉給新加坡的 Charter,為什麼?它怕你台積以後掐住它的喉嚨阿?半導體的製程與設計就像人的左右手? 合作無間,密不可分,尤其是先進的製程,如果把它通通交給別人,就等於把一隻手砍下請人幫你操作一樣。AMD 的 K7 產能嚴重不足是導致佔有率偏低的主因,但它還是不敢下單給號稱已有 CPU 製程技術的台灣代工廠,寧願在自己的 IDM 慢慢熬,why?為什麼矽統會莽莽撞撞的要自己蓋晶圓廠?為什麼凌陽當初想收購德碁的六廠?因為被台積掐喉嚨掐怕了!TI 的總裁前天來台灣被記者問到有沒有意願下 DSP 的單子給台灣,他連忙搖頭說不可能,DSP 是 TI 的命脈,製程研發當然是自己做,不過他說,有可能把 10 % 的類比產品交給台灣,我們知道類比的東西 0.6 μm 就綽綽有餘了。另外我們可以就全球各 IDM 的動向來觀察台灣的晶圓代工業的成長。 

美國:IBM 的 blue logic 拉走了台積一堆客戶就別提了,其它的 IDM 也很聰明,除了下單給你,它還會扶植一些你的敵人,以免以後被你掐喉嚨,除了前面的 Motorola-Charter,還有 Lucent-Charter,HP-Charter Tower,TI-韓國的安南…不勝枚舉,都是放資金進去的,以後當然是優先照顧囉。 

韓國:自己產能都嚴重過剩,當然不可能下給你,還跟你搶代工的生意呢!甚至搶到台灣來了,去年韓國人把一片 0.35μm 八吋代工砍到六百元的慘劇想必大家仍記憶猶新吧! 

歐洲:算是跟台灣晶圓代工比較親密的一群,尤其是 Philips,下了很多大單子給台積,可是你有沒有注意到,STM,Siemens 仍然不斷的再蓋廠? 

日本:才剛開始,是台積聯電渴望開發的處女地,可是你覺得日本人會比美國人笨嗎?從富士通的動作就可以看出來: 德碁一 rampup 起來,在台積的單子馬上轉過去了─哈,一個敵人扶植起來啦! 

即便有這麼多的阻力,我相信台灣晶圓代工的成長仍然是可以預期的,如果半導體的年需求量仍有 Dataquest 講的 15%,而且我對台灣工程師精良的技術及服務深具信心,但是,成長如果有阻力,就不可能是永無止境的。晶圓代工的成長什麼時候會到一個平衡點?台積聯電什麼時候會變的跟中鋼一樣一年賺數百億,股價二十元,變成上個世代的產業?講得更白一些,如果你現在進台積聯電,還能撈多久。這個問題,最先看到的是張忠謀,他知道研發創新是產業成長的動力,那半導體這種東西可以創新到什麼時候呢? 

他說:照目前 shrink 的速度,在翻幾翻就差不多了。樂觀的估計是 10 ~ 15 。 Berkeley 的教授 Paul Messer 用統計學的種種方法丟進電腦去算,是 7.56 年。如果 5 ~ 10 年前就進了台積聯電,那麼恭喜你,你是富翁了,而且你有希望成為主管,或你已經坐在主管位子上了,從此你的生活無虞,可以幹到 60 歲退休不成問題,不過請你一定要注意,在股票高點的時候一定不要戀棧,速速賣掉,以免到了退休的時候,可能會抱著一堆二十幾元的股票不知所措。 

如果你在台積聯電的年資是 3 ~ 5 年,那麼大家來互砍拼主管吧,大家都知到 在 fab 做工的人,昇主管是唯一不必中年轉業的救贖之道。如果你現在才想進去,抱歉,沒什麼好康的了,頂多每年基本比例的股票而已,最糟糕的是,你會因為昇不了主管,工程師又幹不久,而被強迫中年轉業,你的股票,要讓你創業,養家活口兼退休金,恐怕有點困難。 

D. 生涯規劃 

現在台積電內部的工程師間很流行一些話題,一是“十年計畫”,因為老張說「台積未來的十年會更好」,所以大家銘記在心了。這個計畫就是,如果照現今一年二三十張的股票以及百元以上的股價,如果都不賣,十年後大概就有二三千萬。為什麼幹十年就要跑了呢?因為大家都明瞭,這種工作不是可以久幹的,前面說過,體力導向,難度低,取代性高。適合年輕力壯時做。至於十年後的股價是不是仍然能在百元以上,就是大家認知上的盲點了。前面已經做了詳細的討論。但不變的事實就是:十年後你的人生就是押在一堆股票上面,你沒有專業了,不管你研究所是唸資訊,化工還是材料。四十歲了,在 fab 混了十年跑出來,和其它領域脫節太久,不可能再回去了。那麼做什麼好呢?這是第二個流行的話題,叫做“第二春”,有人打算合夥開幼稚園,安親班,有人打算專心當個股票族,以證券公司為家,有人想當泡沫紅茶店的老闆;比較積極一點的,想投資一些新的科技公司可是對一個在 fab 這種僵化的地方待久的人來說,什麼叫新科技,是很模糊茫然的。四十歲了,當然要有第二春,試想一個人若是打算活到八十歲的話,還有四十年要熬呢! 

但是,以上一切第二春要實現的前提,完全建立在你手中的一堆股票上面,四十年之內,要夠你買房子,養二個小孩,投資創業─不能虧本喔,要不然小孩以後的學費,或是你的退休金就沒了。因為台積的薪水之低,在園區是出了名的,所以這十年內你不可能不賣股票;加上台積人為了維持有錢人的形象,每個人都立志住別塾,開名車。假設,聽好喔,你付完了你的別墅及名車,而且前面講的中鋼那種事不會發生,你還有一千萬的股票,請問各位一個問題,用一千萬來投資創業,實現第二春,小孩養到成人我們感謝他們的貢獻,我們親炙他們成功的心得。但是,這創意是他們的,這榮耀是他們的,這成功是他們的。不是你的啊!如果你早個五年十年進去,你或許有辦法在公司草創時期,直接的,大範圍的來實現他們的創意。可是如果你現在才想進去,你只能當個小嘍囉而已,在一個人家已經定義好的一個小範圍裡,埋頭苦幹,難以伸展。張忠謀說,大機器裡,即使是一個小螺絲釘都是很重要的。當然,這是對的,但是,一個小螺絲釘需要用到碩博士來做嗎? 

這就是請大家來思考的問題了! 也是我為什麼貼在這個版面的原因。即使你是電子所固態組的碩博士,順利進了製程整合研發部門,你也會發現,這是個“官大錶準”的地方,決定參數調整,流程變動的永遠是那一票人,小嘍囉頂多是幫他們做做實驗,抓抓 defect,打打雜工而已。你想他們會容許你像以前唸書時在實驗室般地在生產線上亂搞嗎?這已經是晶圓廠裡最有“創意”的部門了。是的,我同意要當大廚師之前,總該先掃三年的地,切三年的菜。於是這又回到先前所提的老問題:因為競爭者眾,決定誰出線的並不單只靠表現(諂媚,年資等種種因素),你可能因為一直當不了廚師,又受不了小弟的工作,而提前出局。一份工作,除了是養家活口的憑藉以外,我們總希望它能讓你一天八小時 (or more) 在裡面愉愉快快,進一步做一些小小的自我實現。 如果都做不到的話,至少它必須是個可以方便讓你轉業的專長,一個更上一層樓的基礎。像台積聯電的大公司很多,我們也可以常常聽到或看到,例如宏碁的某幾位工程師帶著他們設計主機板的專長出去另起爐灶;Morgan Stanly 的某位分析師帶著他資訊業財務分析的專長,跳槽到 IBM 任高級顧問;Intel 的幾個小毛頭帶著他們 VLIW 的專長,成為 ADI 的高薪 DSP core 設計師…太多太多了。這些例子共通的特性就是:他們的前一份工作給了他們專業上的成長與啟發,成為他們更上一層樓的基礎。你覺得晶圓廠的工作,有哪些可以是你可以被業界認定的專業,可以是你更上一層樓的基礎? 

有太多太多,從小過關斬將,一路讀到研究所,看過無數 paper,寫出一篇有自己 idea 的論文,高高興興拿到了碩博士學位,成為鄰里光宗耀祖模範的人,被 trap 在晶圓廠裡面,每天做一些重複、單調、瑣碎的事。是的,這不能怪晶圓廠,工廠的事,本來就是這種性質,況且一個願打,一個願挨,你自己要來的,又不是我把你綁來的!於是,被稱為是下一世紀最熱門的生物科技所需要的化學、應化人才,寧願去晶圓廠做個 etching;被認為是國內亟待振興的軟體工業所需的資工人才,寧願去晶圓廠幹個 MIS;在台灣幾乎是零,但異常重要的半導體設備業所需的機械、材料、電機人才,寧願去晶圓廠修機器,當個 QA;剛起步的通訊業,政府一天到晚在喊沒人才,人到哪而去了?可能在晶圓廠幹 product 吧!晶圓廠的可怕,就在於它對人員的吸納是全面性的,幾乎涵蓋了理工學院的所有科系,你聽過某大化工系某級全班退伍後都去晶圓廠報到的事嗎?不要懷疑,這不是新鮮事了。注意到張忠謀最近在媒體所發表的談話(股東會不算,因為理所當然要報喜)的人會發現,他不太談晶圓代工了,反而談起軟體,通訊,電子商務,生物科技云云。他脫口而出,罵台積工程師有創意的沒幾人,也罵台灣廠商有創意的沒幾家,會成為我國工業發展的障礙等等。我不曉得他知不知道,以他的創意出發,而今蓬勃發展的晶圓代工業,如今 trap 住多少在各行各業可能是傑出創意人的工程師,數量之龐大,已經相當程度的造成了一個人才斷層。 

十年之後(如果真的可以撈十年的話),我們或許可以看到台灣人力資源運用史上最大的笑話:一個個當年學有專精的生化學家、軟體人才,機械、材料、電機碩博士,開起了幼稚園,當起了小吃店、泡沫紅茶店老闆,每天上午九點拎著報紙去證券公司報到。和各位小時候的志願,考上研究所時那股對未來的豪情與期許,有沒有一些出入?不管就政府的教育投資或是人力資源的運用來說,都是一種巨大的浪費! 

林林總總說了許多,無非是想告訴你,還沒走出社會的眾多研究生學弟妹們,在現今媒體吹捧兼以企業領導人造勢的晶圓代工業,在重重的彩色煙幕後面,有哪些你看不到,而且與你切身相關的東西。總結如下: 

A. 半導體是一種高科技,但晶圓代工本質上是偏向“工廠”的。在現今碩博士畢業者眾的狀況下,如果你研究的東西跟半導體不相關,你就無法進入製程研發,或者元件設計模擬等較能發揮專長與創意部門,你做的事就很可能只是工廠的事。 而那佔了晶圓廠近 90 % 的工職。 

B. 晶圓廠的工作,很多必須是輪班的,重複、瑣碎、貨多的時候,壓力很大,如果打定主意要在晶圓廠發展,昇主管(只需開會和看報告的主管)是唯一的解脫之道,但是目前看來,各單位年資 5 ~ 10年者,恐怕南科那一兆的廠蓋起來(很難!),都不夠分他們的主管位子,現在進去,要升主管是很難的。 

C. 硬體的發展是有其極限的,半導體微縮製程的進展,根據專家估計在 7.56 ~ 15 年之間,就會達到一個極限。但市場競爭,合縱連橫所導致的產業發展成熟而停滯,可能來的更快。你想進晶圓代工賺股票,要注意這種趨勢的發展。你該算計一下你想去的地方,發股票可以發到什麼時候,若干年後你受不了想出來了,它的股價會是多少。 

D. 果你在晶圓代工廠裡是做工廠的事,那麼這樣的工作內容,是無法讓你俱備某種可以轉、業創業的特殊專長的,也就是說,你在晶圓廠消耗的光陰,學到的東西,不太能夠成為你將來更上一層樓的籌碼,如果你不想在晶圓廠混下去的話。若是你股票賺的不夠多,中年轉業要撐到退休 ,壽終,難度相當高─這是你最需要擔心的一點。到底什麼是創意呢?為什麼要強調創意呢?簡單的說,創意就是:你可以看到人家看不到的,在這件事物上面,把它做的更好、更快,或是更便宜─這不是各位正在做的論文嗎(如果你不是文抄公的話)?具體的說,它就是一種智慧財產。不管是有形的一顆晶片,一段程式碼,一種製造配方,或是無形的,一種服務方法,一個能夠振衰起蔽的口號,一個組織再造的方案,都是創意的表現。唯有創意,才能破繭而出,找到生存發展的活路;唯有創意,才能起超越對手,保持你目前的競爭力。唯有創意,才能帶給你工作上無比的成就感與快樂,才是你的成功與致富之道。 

我們說美國是任何 idea 的發源地,為什麼他們總是有這麼新穎,這麼好的 idea?除了他們匯集了最好的人才之外,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是:任何人才都能適得其所,找到符合他們所學,可以讓自己發揮才情的地方。也正因為如此,全球最好的人才紛紛流向美國,由一個良好規範下的自由競爭體制,這些人粹煉出許多世界第一的企業。 在矽谷,很少人會獻慕你在 Intel 或是 Lucent;相反的,大家有點把這種大公司當作是初出校園的人才訓練所。大家只問你有沒有idea。所以這裡創業風氣之盛,世所僅見。當然失敗也是常態,這兒的人習慣失敗,失敗只是告訴你,這樣的方法 不行,於是你離成功又近了一些。當台灣的工程師聚在晶圓廠的一隅談論著哪家又接到誰的單子,哪加上月營業額又衝到多少的時候,矽谷的工程師可能在交換最新的技術或產品資訊。當台灣一個剛退伍的年輕人,還在著迷於晶圓廠漂亮的大廳和報章雜誌上每每提到高科技,其附圖必為無塵室的光鮮形象的時候,美國一個剛畢業的小伙子可能在他家後院的車庫創業了。所以,當我們熱切的預測晶圓廠的工程師十年後可以撈到數千萬的時候,四個印度工程師在矽谷,發明了超強的資料庫查詢處理引擎,Amazon 以新台幣 66 億將它買了下來。三個 UIUC 的博士班輟學生,發明了超高效率的“靜態時序分析演算法”旋即成立公司,Synopsys 以每金六千萬跟它技術授權,這樣的例子,俯拾即是,在矽谷當地的報紙算是小新聞了。抱歉我是學電機的,所以只能舉一些相關的例子,在其他的領域,一定也有相當多類似的成功實例。他們有創意,有遠見,不怕失敗,就是為了一個夢想要成功,要致富 。 

" A dream makes a team,the team builds the dream!"張忠謀所強調的創業精神,該就是如此吧 !台灣的產業,能讓各位發揮創意的,實在不多,提來提去,所謂標竿企業就是那幾家擁有數個大工廠的公司─製造業掛帥,就是我們的特色。為什麼我們的黨政大員,企業領袖,現在總是把創意創意掛在嘴邊?因為他們很清楚,製造業的特質,就是往低人工成本與低土地成本的地方移動,為什麼日本的半導體業要 outsourcing 到台灣,因為台灣做的又好又便宜。大陸正在發展他們的“集成電路工業”,NEC 在上海的華虹,Motorola 的天津廠都有0.35 μm 的製程,雖然,因為政治的因素,他們沒有辦法得到先進的製程設備,可是在台灣請一個工程師,在大陸可以請十個,在台灣租一塊地,在大陸可以買十塊。更可怕的是,現在在美國各大公司的先進半導體實驗室,大陸人不知凡幾,台灣人都不見了,回來撈錢了。台灣工程師的薪水越來越高,園區的地越來越貴。學生們都不願意出國去學更先進的技術,寧願進工廠,做股票的大夢。你憑什麼說,大陸的晶圓代工,永遠沒法子威脅台灣?胡定華說,大陸的半導體業在十年後,會成為台灣嚴重的威脅─哈!又是一個“十年理論”。當然,我們仍然可以在這個代工廠遍佈的小島上,找到一些靠著創意與努力,結出甜美果實的例子,高雄左營有家公司叫“微妙軟體”,老闆和 14 個工程師散盡家財,每天焚膏繼晷,終於研發出世界最強的 3D/VR 凡付出者必得報償。此時你對你該有什麼地位,該賺多少錢,有多得多的掌控權。即使環境再差,你可以帶著以前學會的一身應付挫折、突破困境的好功夫,放手一博,說不定可以再創一新境界。你的人生,好比是一個開口向上的拋物線,一開始很鬱卒,失敗挫折接踵而來,然後向上攀升。兩條不同的人生路途,絕大部份的人是選擇前者的,因為看的到摸的到,阻力小。只有少部份的人是選擇後者。各位崇拜的張忠謀、曹興誠,還有當初跟他們一起披荊斬棘的諸多夥伴,是選擇後者的。我們台灣,需要多一點這樣的人。我們要擺脫製造業的宿命,就要充份運用全世界密度最高,素質也最好的碩士群,完整而全面的,發展具創意與創業精神的高科技產業或服務業。有人說我們不用抄襲美國,那麼蕭萬長會告訴你,只有這樣才是台灣的活路。但是人力的配置,最終的決定權仍然是在擁有某種專業背景的你,你決定去哪兒,我們產業就會走往那個方向。這樣的決定,是個巨大的心靈工程,需要耗費許多時間精力,充份的瞭解,瞭解,再瞭解。瞭解一個產業,一家公司,明辨何者是浮面,何者是真實。瞭解你自己最深沉的內在,你想要什麼?你有多少能量?能做什麼事?這樣的瞭解,有人花了數年,有人花了數十年,才終於“開悟”。 

我不懂,即將面臨就業,這樣一個複雜,卻也是人生中最早,關卡時機最好的的你們,怎麼會有時間來吵排名,吵校名呢?我是從晶圓代工業逃出來的人,這篇文章因此引用晶圓代工的例子也最多機會了,你該帶著你的創意及夢想,尋找,甚或開創另外一片新的天空,不要路走到一半才來後悔,才驚覺浪費了太多的時間,像我這樣。網路是開放的園地,一種主張,說法,總有正反兩面的意見,對於許多網友的肯定,我衷心感謝,網友們的指正,我誠心接受,至於網友們情緒性的攻訐,否定,就是各位學弟妹們的作業─去明辨吧。得罪了許多老同事,在此也衷心致歉。希望能帶給各位一些幫助